Skip to main content

News

的五分钟交谈与

Published: 2016/12/12
Julie Stafford是2016WSAVA-Hill’s新生代奖获得者。她代表获奖者给予了演讲。

Stafford教授曾经以学生的身份在尼加拉瓜的一家非营利性诊所工作,而那时的她已经和SAVMA和IVSA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2013年毕业以后,她已领导者的身份加入了OVMA和AVMA的相关规划项目。她花了一年时间与AVMA协作,旨在有效提升兽医职业者的社会福利及社会地位,同时她还成为了推行兽医职业者心理健康和自我保健的有力支持者。她目前住在阿拉斯加,在那里她与可爱的雪橇狗共同生活和工作,旨在开发一个更活跃的兽医社区。

你的演讲反响热烈,你是否会被这些反响所激励?

对于这次演讲的热烈反响,我既开心,又失落。开心的是那么多的人对我这次演讲的主题感兴趣,难过的是心理健康问题引起了全世界如此多兽医职业者的共鸣。说实话,我并不确定心理健康对于不同的国家有多重要;很多关于心理健康问题研究的范围虽然并没有包含澳洲、英国、加拿大和美国,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多数兽医职业者活动的区域内,心理健康问题非常凸显。而令人振奋的是,人们总是充满希望地在改变着一切。在我的讲座过程中,各个年龄段的兽医们总是会有一些中肯的问题汇聚到我这里,而这些问题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在咨询我,如何为他人做得更多。伴随着如潮水般地激情和慷慨,我更加坚定地相信我们一定能为兽医职业的心理健康做出贡献。

你为什么对兽医职业者心理健康这个领域有如此浓厚的兴趣?

这要从当初我被AVMA选中参与了一个FLP项目说起了。当时我们小组的任务是为AVMA成员们做一些有实质性意义的事情。而那个时候我还是一名乡村兽医职业者,当时我认为工作的压力在于整个乡村只有两名兽医,而我就是其中之一。那个时候的我正在经历同情心泛滥、工作生活压力失衡、被各种同行孤立等问题。

事实证明那时的我并不是唯一有心里健康问题的兽医职业者。我们小组但是就把这个问题定义为‘心理健康’,首次碰头会结束后,我们将这个问题正式定义为兽医职业者心理健康。在AMA的帮助下,我们开展了关于兽医职业者心理健康在线咨询的相关网站(www.avma.org/wellness)。我们还在2015年波士顿AVMA大会上组织了相关问题的宣讲会,宣讲的主题包括“踹飞怜悯,释放疲劳”、“专治各种社交恐惧症”、“工作生活两全其美”等等。我们还在JAMA上初版了一篇名叫“盘点心态,注重心理健康,兽医职业者踏着阳光大步向前”的评论文章。

作为一个新晋生,你认为行业内最震惊你的是什么?

心甘情愿地改变。虽然在个体方面并没有显现,但总的来说,我们是一个热衷于改变的团体,我想这与我们热爱学习密不可分。我们热衷于改善药品质量,热衷于研究前沿临床诊疗技术。同样的,我们对专业应用的不断更新情有独钟。对于我的观点和视角多次被引用和参考,我也表示震惊。

也有不积极的方面—在临床实践中缺少对等的支持。这样的问题全都是无意间造成的。我们都很忙,同行指导总是被落在一边。然而有的时候,好像又是有意的。我曾近在乡间的小诊所工作过,那是的我从来没有听说或者想过会受到其他兽医的挤兑和诽谤。而在大城市工作的兽医职业者对于此类问题已经是屡见不鲜。我想我们更应该放下商业利益竞争,取而代之的是真诚地支持身边的同行兽医。

关于平衡工作、生活、学业,你相对当下的同行从业者说点什么?

找到驱使你工作的源头,坚持下去,不要轻言放弃。人各有异,见怪不怪。如果你的老板、他的老板、她的老板总是告诉你该怎么做,但与你自身的想法不符,这个时候请直接告诉他们你的真实想法。当年我很不安的告诉我的老板工作将拖延两周,因为我想去科罗拉多大峡谷玩漂流,你猜他怎么回答的?“玩开心哦!”

很多兽医职业者每天工作14个小时,每周工作6天,只留6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我想说这种模式并不适合我。我需要8小时的睡眠!睡眠不足会引起我各种不适,包括脾气暴躁,手术状态低迷等。很多人觉得年轻人就需要有干活不要命的劲头,在我看来这并不可取。我需要足够的睡眠来保证我的工作质量和生活质量,这样我才能更好的胜任兽医这个有高尚而有意义的职业。

如果7点钟关闭工作手机能够让你觉得舒坦点,不要犹豫,就这么干!不要对设置工作生活的边界而感到愧疚。制定自己的规则是为了清晰和简洁,而破坏自己的规则的动机只能来源于你自己,不要受其他人的影响。

能否分享一下你在阿拉斯加和雪橇犬工作生活的点点滴滴?

我现在在阿拉斯加瓦希尔的一家诊所工作,而瓦希尔这个小镇就是因雪橇犬而闻名于世。

诊所里有很多雪橇犬,他们主要用于各类专业赛事和非专业赛事,当然,也有一些家养的雪橇犬。值得一提的是,我想在此告知所有人—这些可爱的雪橇犬真的非常非常热爱他们的工作,同时,他们的主人也非常非常爱戴他们的狗狗。这些狗需要接受与其他犬类不同的,更为高等的训练。不仅需要经受超过一年的严苛的身体素质训练,还需要接受各类血常规、心电图检测,以确保他们能够在雪地中高速奔跑。大家可能认为这样的狗应该非常健康,但事实却不是如此。他们比其他类型的狗更容易得一些疾病,例如跟腱撕裂、爪垫受伤甚至冻伤等。虽然我治好了很多雪橇犬的病,但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里我还是要认真应对。全世界的雪橇犬和他们的人每年都往返于阿拉斯加参与各类比赛竞技项目,而他们都要经过考试获得健康证明书或同类许可文件才能参与活动。每天和可爱的狗狗和善良的狗主人打交道,伴随着阿拉斯加美丽的风土人情,这真是一个棒极了的工作,我爱这里!

concave-pink-wh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