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News

了解WSAVA内部

Published: 2017/9/15

为大家介绍Sheilah Robertson BVMS, DVM,来自WSAVA全球疼痛管理委员会及动物福利与健康委员会。

给WSAVA的成员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好吗?

A.我毕业于格拉斯哥大学兽医学,我在很多动物诊疗机构工作过,也在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手术室工作过。之后我在硕士期间做了不同麻醉对紧张状态马的影响研究,后来进行了专业的麻醉训练。我有欧美兽医麻醉学院的认证证书。我对动物福利很有热情,我也是欧美动物福利学院的成员。 在2014年,我完成了庇护所医学并且开始学习训练小动物针灸。我去了加拿大西部兽医学院、密西根大学和弗罗里达大学任职。我还在美国兽医协会的动物福利分部做了两年主任助理。

你对疼痛管理很感兴趣—为什么会那么感兴趣呢?

A.. 我们平时容易忽略病患的疼痛,也体会不到。但是很多疾病可能就是因为疼痛而引起的,诊疗过程、外科、外伤或者慢性疼痛,如骨关节炎,都给很多动物造成了影响。我的麻醉训练告诉我疼痛管理是一项非常严格的投入和有效产出成果的过程。预防和解除疼痛是我们作为兽医的不可推卸的信条之一,更是动物五大福利之一,我们必须承诺来为动物解决这个难题。 有生活质量不一定非与疼痛有关系,但是疼痛在动物福利和一生中扮演者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们有责任去寻找、去观察、去识别和治疗处于疼痛中的动物。

 

听说你最近加入了一个公司,他们提供动物临终关怀和家中安乐死的服务。给大家介绍一下好吗?

A. 我是这家临终关怀所的高级主管。我们有110名兽医,其中64名在美国境内,我协助他们,并且撰写了慢性疼痛、临终关怀、安乐死和其他兽医相关专业的文章。 我们大部分的工作是实施家庭式安乐死服务,我们见到很多老年疾病缠身的动物,如关节炎等,临终关怀的情况包括癌症、心脏病和肾衰竭等。我们与这些宠物的兽医一起工作,实际上,大部分客户都是他们推荐的。我们关注人类与宠物之间的密切联系及坚强地维持这个关键时刻的其中所需。 我们帮助需要实施宠物安乐死的家庭聚在一起,有时候是在家里,有时候他们选择海滩或者最爱的公园。我们的兽医还需要在其他方面给予帮助,如整理动物死去的身体,照顾家属的情绪和照顾家里其他动物的情绪等。 听着宠主讲述得到我们的服务,从服务中在悲痛中度过这段时间,表扬我们团队的爱心,这些都会给我极大的鼓励和自豪感。

 

对于即将要踏进这个行业的后辈,你的建议是什么?

A. 他们在工作中必须要思考安乐死或临终关怀是否还可以发展和做得更好。这是一个特别的领域,需要足够的技术和训练—但是会非常有使命感和自豪感。有一些诊所能够提供上门安乐死实施服务,但是不是太多。这个工作的需求是有的,但是一定要将服务做好,这是客户非常看重的一项服务。

concave-pink-white